台南代書-老年癡呆患者的代書遺囑是否有效?

來源: 台南代書     發佈時間: 2011/2/11 下午 05:30:35    返回  打印
台南代書,兩年前,90多高齡楊老先生在老伴過世後的15年,也撒手離開了人世。這對老夫妻終身未育,曾先後收養了兩位養女楊順、楊福,也先於楊老先生去世。
兩年前,90多高齡楊老先生在老伴過世後的15年,也撒手離開了人世。這對老夫妻終身未育,曾先後收養了兩位養女楊順、楊福,也先於楊老先生去世。而兩位養女膝下六個子女為楊老先生的遺產,引出了一場訴訟案。近日,上海靜安法院一審判決本市富民路某號房屋,屬楊老先生名下40%房產由外甥女張微、黃敏各繼承二分之一。
    一、外公留代書遺囑
    楊老先生與老伴終身未育,而收養的養女楊順與張某生育有張微、張藝、張海、張晶4個子女;而楊福與案外人黃某生育有黃維、黃敏2個女兒。 1991年11 月,養女楊福去世;1994年楊先生老伴郭老太去世;2008年3月,楊順去世;2009年11月下旬,楊老先生去世;次月,楊順的丈夫張某也去世。
    楊老先生生前留有一份代書遺囑,遺囑的主要內容為,“我楊**沒有親生子女,身邊僅有黃敏和張微兩人,是我和妻子自小養育大的侄外甥女在我百年之後……我願將名下所有的富民路某房產平均遺贈給黃敏和張微兩人。特立此遺囑。立遺囑人楊**。旁證人郭永、郭根。2005年2月19日”。
    2010年1月,張微把黃敏告到法院稱,楊老先生是兩人的外公。自己和黃敏從小由外公、外婆養育長大。 2005年2月19日,外公楊老先生留下代書遺囑一份,表明為感謝自己與黃敏數十年來對外公、外婆的貼心照顧,願意在其百年後將名下富民路房產權利份額,平均遺贈給自己和黃敏,請求法院按遺囑繼承予以判決。
    二、眾外甥、女爭房產
    法院在召開準備庭中,發現同屬擁有繼承權張藝、張海、張晶和黃維的存在,欲追加為本案共同原告;而張晶在得到法院通知參加訴訟,明確表示自願放棄該繼承案件可能涉及到她的一切繼承權利。
    原告張藝、張海訴稱,外公在2004年左右就年事已高,精神狀況不好,意識不是很清楚,現遺囑沒有進行公證,表示對遺囑的真實性有異議。認為他倆也對外公生前盡了贍養義務,外公的後事也是大家一起操辦,故要求按照法定繼承處理該案。
    遠在美國的黃維則表示,如果其他繼承人都同意按照遺囑繼承,自己也同意按遺囑繼承處理;倘若是按照法定繼承的話,自己也不放棄應繼承的權利。
    法庭上,被告黃敏辯稱外公的晚年生活,主要靠自己與張微關心照顧,自己盡了主要贍養義務,同意按照遺囑繼承來判決。黃敏提供居委會證明,楊老先生屬城鎮高齡無保障老人,享受養老、醫療待遇。
    三、癡呆遺囑真偽辨
    通過審理,法院查明涉案富民路某房產,其中40%的房產屬楊老先生所有;另外60%的房產屬於案外人丁某、楊某等5人所有。本案雙方爭議的焦點:“老年癡呆”楊老先生的代書遺囑是否有效?
    張微認為,外公所立的遺囑符合法定代書遺囑的形式要件,是立遺囑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真實應認定為有效。同時向法庭申請代書遺囑的代書人、見證人當庭作證。
    法庭上,證人郭永說“楊老先生是我的姐夫,也是表哥。大約在元宵節(指2005年),我和弟弟郭根一同去探望姐夫,當時姐夫走路雖然顫顫巍巍,但日常生活自理還是可以的。姐夫說起張微和黃敏對他的好,說沒有什麼可以留給這兩個孩子,只有這房子可以留給兩個孩子。據本人觀察也是張微和黃敏對姐夫好,就說可以立遺囑。姐夫手發抖,讓我代書。姐夫說一句,我寫一句,寫完後我讀給姐夫聽,姐夫認為沒有問題才簽字並按了手印。”
    證人郭根也說,“是我先到楊老先生家中聊些家常,老人的精神還可以,能認識我們且交談。之後,開始寫遺囑,楊老先生說一句,郭永寫一句,寫完遺囑後,親眼看到楊老先生簽字按手印。”
    張藝、張海則認為外公已是90多歲老人,從2004年起就患有老年癡呆症,該代書遺囑不是外公的真實意思。也提供了地區居委會證明:從2004年起楊老先生給居委會的印象,是已有了患老年癡呆症的症狀,具體事實表現,為一件事他會反復多次地跑居委會,有兩趟老人差點要走失;而反映的情況有違常理,說話前言不搭後語,思維混亂,理解判斷力出現障礙。 04年下半年,家屬怕老人會無端走失,開始請全天候保姆照顧其生活。 05年及以後幾年我們居委會經常上門看望、問候老人,老人的情況是:基本臥床,不再能與我們交流,意識比較模糊。
    黃維則認為,自己雖在國外讀書,但每年都會回國探親,2005年回國時,外公思路是清楚的。且外公是否患有老年癡呆症,應當由相應醫療機構出具證明。
被告黃敏認為,自己在平時對外公照顧最多,對外公的身體狀況比較了解,在填寫城鎮高齡無保障老人享受養老、醫療待遇申請表時,曾對外稱外公患老年癡呆症,是自己在經濟上為外公付出較多,為了能減輕經濟負擔,為外公爭取“低保補助”而填寫。在2004年、2005兩年,外公身體是不錯的,從沒有到醫院看過老年癡呆症疾病,認定遺囑是真實的。
    四、運用法律細分析
    法院認為,本案代書遺囑是否有效,先要確認遺囑人楊老先生在2005年2月立代書遺囑時,是否患有老年癡呆症?張微認為楊老先生是否患有老年性癡呆症,應由專門的醫療機構或相應的鑑定部門出具的證明材料加以證實。而居委會不是醫療機構,不能證明楊老先生就患有老年性癡呆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當事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應當根據司法精神病學鑑定或者參照群眾公認的精神狀態認定,但應以利害關係人沒有異議為限。
    法院還認為,楊老先生沒有老年癡呆症的醫療診斷病史,也未有精神狀態的司法鑑定。而本案被告張藝、張海認定楊老先生從2004年起就患有老年癡呆症的症狀,還提供的居委會證明。但居委會的證明只表示從2004年起,楊老先生給居委會的印像是有老年癡呆症的症狀,而不能肯定已經患有老年癡呆症。證明還陳述2005年及後幾年,老人的情況是:不再能交流,意識比較模糊。該表述對老人患病的時間節點與法院到居委會再調查時的情況自相矛盾。況且張微、黃敏和黃維均對該證明涉及楊老先生精神狀態的描述提出異議,張微還通過遺囑代書人郭永、遺囑見證人郭根的出庭作證,以對抗居委會的證明效力,且兩證人證明代書遺囑是楊老先生的真實意思表示,當時精神狀態是正常的。倘若依據張藝、張海的陳述,楊老先生在2004年起就患有老年癡呆症,一直到2009年11月去世,期間長達五、六年多的時間,而楊老先生身邊不缺有孝心的晚輩,且上海的醫療條件又相對較好,可卻從未有晚輩陪同楊老先生到醫院做精神方面的治療診斷,這與常理不符。綜合上述分析意見,法院最終採信了張微、黃敏和黃維的意見,判決確認代書遺囑為有效。
    法官點評:隨著我國法制社會化的日益完善和人民生活質量的富庶程度提高,立遺囑人往往會在有生之年立下遺囑,明確對身後的財產做出處分。而代書遺囑區別於公證遺囑、自書遺囑,口頭遺囑等,它是我國法律所認可的公民多種遺囑中的一種,也是遺囑人所立遺囑的表現形式之一,代書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由其中一人代書,註明年、月、日,並有代書人、其他見證人和遺囑人簽名。我國繼承法規定,無行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為能力人所立的代書遺囑為無效。
    涉案楊老先生早已過了耄耋之年,但還頗有法律意識的他,面對眾多同屬第二順序繼承人,生前對自己身後的房產做出了處分,以代書遺囑的形式作出了處理。儘管本案在審理中一度出現反复,個別繼承人拿出所謂的居委會證詞,證實楊老先生屬於老年癡呆症患者,但在思路慎密,作風嚴謹的法官面前,最終還涉嫌“老年癡呆症”的楊老先生真面目。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