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縣貼現-有多少銀行老闆意識到貼現丟人

來源: 貼現     發佈時間: 2010/3/5 下午 05:17:31    返回  打印
屏東縣貼現,民生銀行董事長董文標在參加“兩會”間隙時透露,目前該行沒有再貼現。 “我在全行的會議上說,再貼現的事現在想都不要想,想都丟人,我們怎麼張得開口”(3月5日《廣州日報》)。
屏東縣貼現民生銀行董事長董文標在參加“兩會”間隙時透露,目前該行沒有再貼現。 “我在全行的會議上說,再貼現的事現在想都不要想,想都丟人,我們怎麼張得開口”(3月5日《廣州日報》)。

作為民生銀行掌門人明確表示目前沒有再貼現計劃,令人欣慰。況且竟然說“再貼現的事現在想都不要想,想都丟人,我們怎麼張得開口”更令人大吃一驚、大感意外。董文標先生這種認識在當前極具針對性,具有現實性。

當前,商業銀行再貼現的目的一般都是補充資本金不足。商業銀行的資本金要求是根據巴塞爾協議的國際慣例和中國銀監會的規定制度。巴塞爾協議之所以設置資本金限制、中國銀監會之所以推行該協議,目的在於防止和約束商業銀行盲目資產特別是貸款擴張,給商業銀行信貸資金主要來源的存款人帶來風險。對商業銀行資本金設置與資產的最低比例要求,就是要使得商業銀行一旦發生系統性風險甚至破產倒閉後,經過清償,其資本金還能彌補投資人特別是存款人的利益損失。

資本金約束機制的機理是,資本金作為分子,銀行資產特別是貸款作為分母,巴塞爾協議確定了一個8%的比例(中國銀監會要求國內銀行為11%),一旦銀行盲目放貸,那麼,分母必然增大,比例必然下降,就會違背規定比例限制。再回到規定比例,有兩個途徑:一是增大分子,即:增加資本金,二是減少分母,即:壓縮貸款。這樣,資本金比例約束機制就發揮了作用。現在,中國商業銀行的問題是,資本金比例一旦超過或者觸線,大規模壓縮貸款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在分母上做文章不可能。那麼,只有在分子,即補充資本金絕對額上做文章。總體來說,有這樣幾個補充途徑,投資人即大股東增加資本、在次級債市發債,用利潤進行補充,到股市進行再貼現等。目前,中國大型銀行以及中小型股份制銀行的大股東補充資本金積極性不高。發次級債受限於中國銀監會關於完善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機制的通知:商業銀行在計算資本充足率時,應從計入附屬資本的刺激債務及混合資本債務等監管資本工具中全額扣減本行持有其他銀行次級債務及混合資本債券等監管資本工具的額度。用利潤補充勢必減少大股東分紅,也是在商業銀行身上割肉,其積極性不高,也沒有硬性約束規定。思來想去,商業銀行就都到唐僧肉的股市裡再貼現來補充資本金。況且,到股市裡再貼現額度又大又非常容易,普通股民都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捏,何樂而不為之呢?

在2009年的信貸狂飆突進下,各家大行的資本充足率均有所下降。工行的資本充足率從2008年末的13.06%下降到2009年三季度末的12.60%;建行由12.16%下降到12.11%;中行從13.43%下降到11.63%。在仍舊加碼的信貸衝動下,即便是眼下資本充足率最高的上述大行,其資本金在一年後也會捉襟見肘。中型股份制銀行資本金有些已經觸線,已經開始在股市吸血再貼現。招行、華夏、交行相繼公佈了各自的貼現方案,香港媒體消息稱,中行計劃在香港籌資500億元、虎年開門之際,上市銀行再貼現儼然有“你方唱罷,他方唱”的態勢。

再貼現演大戲,說明去年天量信貸正在發威,商業銀行盲目擴張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再貼現演大戲已經給股市以極大打擊,造成市場大起大落不穩定。再貼現演大戲已經在威脅資本金約束機制,通過再貼現如此容易獲得資本金,約束機制幾乎形同虛設。這埋下的是未來信貸盲目擴張的金融風險。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一手操縱信貸擴張、造成本行資本金不足的商業銀行老闆們,向有關部門申請再貼現、動議股東大會再貼現方案時臉不紅、耳不赤、心不跳,沒有一點恥辱感。這就不免令人擔心了:今後信貸可以任意盲目擴張,一旦資本金不足就到股市再貼現,吸股民血,反正不愁搞不來資本金。

這就是筆者對民生銀行董事長董文標所說的“再貼現的事現在想都不要想,想都丟人,我們怎麼張得開口”既感到欣慰又感到吃驚的原因。一個“想都丟人”,一個“怎麼張得口”,說明在中國商業銀行中還有知道廉恥之人呀。

必須建立約束機制,約束商業銀行任意在股市再貼現的行為;必須強化利潤補充資本金機制,真正在盲目擴張者、造成金融風險者身上動刀子割肉、吸血。同時,加強社會輿論壓力和監督,是盲目擴張者在股市隨意再貼現不但有製度約束而且有社會輿論壓力,使得感到丟人和難以啟齒。
回到列表